湫鲲/皓木/莫欧
叶蓝/all盟/非良
最近沉迷k和凹凸…

关于

【湫鲲/鲲湫】寻。第五章

拆官配,看清cp,不喜勿入。
慢热。也许会虐女主。
文笔渣,ooc,请多指教。


-


   四只蜂雀妖拎着鲲穿过树冠,飞到高处去。俯瞰整座陵余岛,视野开阔,周遭景物一览无余。远处海面上粼粼波纹闪耀着阳光,金黄的海滩上有着颜色鲜艳的贝壳。鲲四处张望,想要寻找那个红色的身影,但是完全看不到,茂密的树叶将陵余岛的绝大部分面积遮盖得严严实实的。他们往岛的深处飞去,越往深处,树也越发高大。终于他们降落下来,停在了树枝上。
  此时鲲才看清,这棵树的枝叶相互交错缠绕,织出了不大不小的空间,形状上尖下平,像鸟笼一样,恰好能够容纳两只蜂雀妖左右。于是蜂雀妖们就把他塞进了这个特殊制造的“笼子”里。鲲心说,我小时候把小鸟关进笼子里,如今居然要被鸟关进笼子里……真是天道好轮回啊。以及这个“笼子”并没有能够控制开关的门,蜂雀妖们只是把树枝扯开一个大一些的口,然后使劲把他塞进去……而已。

  湫发觉鲲失踪了,也联系不上小白,但他忽然想起之前曾经给过鲲自己的发绳。那发绳不是普通的绳子,而是如升楼的宝物“因缘线”,只要手中有一小段,注入灵力,便可以和另一段产生奇妙的感应。湫还带了很多这样的发绳,这下可是帮大忙了。

  另一边的鲲百无聊赖地坐在囚笼里,觉得手上系着的红发绳似乎带上了自己的体温。他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念了一遍湫的名字,他心想,湫……这一路,真的辛苦你了。尽管没有了当年在海下的记忆,你竟也愿意陪我走这么远。恍惚间好像听见湫的声音,湫说,你等等我,我马上就到。鲲一时以为自己想念湫想念出幻觉了。这里的囚笼看似只是普通的枝条搭成的,实际上无论他怎么拳打脚踢都纹丝不动,连摇晃都不摇晃一下。鲲试图把两根枝条向两边拉开,但它们简直比金属还坚实。湫又说:“别乱动,这囚笼被施了妖法,用蛮力不见得能安全破开。”顿了顿,又解释道,“我用发绳同你心灵感应,所以……”
  心灵感应?那我刚才想的那些岂不是也被湫知道了……?鲲觉得有点难为情,他不习惯流露这种细腻的感情。尽管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但猝不及防地就被人知道了,也难免尴尬。
  湫那边沉寂了一会儿,道:“对不起,我本来只想知道你的位置的,可我感觉到你在害怕,所以多说了几句。”
  害怕?有吗……鲲抬起手,看见指尖在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  是了,他早就不是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了,他在人间生活了那么多年,怕徭役难归,怕官府重税,也怕收成不好,如今无缘无故地被妖怪困在这里,无论心里的爱多么坚定,当使尽浑身解数都无法从牢笼里挣脱的时候,恐惧也随之而来。但是没关系,至少还有湫。湫啊……就像漫漫风雪夜里永远不灭的灯盏一样。
  这样想来,方才的难为情很快就被忘掉了。

  “天神!天神来了!”负责巡逻的小蜂雀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来报告道。青巫一听惊了,忙去族长的住处敲门,也顾不得族长这会儿正在闭关。但是湫来了,没人敢拦着他,小妖们胆小的、鲁莽的早早躲起来了,机灵的引他上座,请他吃这里的特产果子。湫心知自己以天神身份,不必给这些小妖面子,他们说什么都不必应,冷不防开了口,问:“你们族长呢?”
  小妖还来不及答,从后边来了一位小姑娘,着金翎彩羽裳,长发如墨瀑倾泻,头戴桂花织冠,兰叶佩带从腰间垂落地面,身边跟着两三个侍从。见她来,小妖们纷纷站起来,低头行礼,道:“族长。”
  面前这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竟然是蜂雀族的族长,令人难以置信。不过如果一一问了他们的年龄,就会知道,她是他们当中最年长最有资历的。至于外貌原因,那是陵余岛自身的特质,在这里,树木从出生开始越长越小,到最后变成一粒种子死去;而他们,一出生就是老人的样子,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,变成中年人,再变成少年……
  “蜂雀族族长安歌,见过天神大人。”安歌一手抚心,以妖族之礼见湫。
  “不必多礼,请起吧。”湫说,“实不相瞒,我此来归墟乃是奉如升楼主人之命,护送一位人类朋友前来寻他的妻子。”
  “这……”安歌神色稍有迟疑,“不知天神大人为何听命于如升楼?”
  “先前发生了一些小事……不,不足为道。总之,我如今是如升楼的继承人。”
  “!”安歌神色闪过一丝讶异,随即敛眸道,“事关重大,可有依据?”
  “依据?”湫重复了一遍她的问话,似乎有些不解。
  “不,并非不信任天神大人。而是我族同胞近日被残杀不少,凶手的特征与如升楼中的猫族十分相似。”安歌说。
  湫略一沉吟,道:“所以,你们认为是灵婆纵任手下,滥杀无辜?”
  安歌立即道:“不敢。”
  “那你们软禁我的人类朋友又是什么意思?”
  安歌脸上浮现出歉意,却并无释放鲲的意思:“抱歉……只是保险起见。”
  “如升楼掌控魂魄轮回,一向游离于六界之外,绝不会做出干扰六界生灵之事。”湫见面前的安歌虽无敌意,但四周的小妖显然并不相信自己所言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,硝烟味。
  湫随手凝聚出一团金色的灵力,流光裹挟着片片落叶状的实影。这是湫自己的灵力,也是这些年在如升楼中修炼的成果。
  “怎么?需要打一架来证明我说的话吗?”


-tbc

评论(14)
热度(17)

© 九隐&鸢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