湫鲲/皓木/莫欧
叶蓝/all盟/非良
最近沉迷k和凹凸…

关于

  我的锦鲤儿,晨安。
  首先向你道个歉,我答应你的事情拖了这么久。实际上这是我第一次用文字去描述一个人的文风和人格,尤其面对的是你,我唯一的笔友,我可爱的锦鲤儿,我希望能慎重一些,认真一些。然后昨晚看见你率先写了我的印象,我忽然觉得:啊!我锦鲤儿是天使!我马上夸爆她!【x
  我每一次收到信的心情,也许就像你笔下的少年每一次看见顽石升空化作璀璨星辰一样,唯有难以自制的浅淡的微笑可以恰当地表达。细数你裁的书签,你寄给我的信和明信片,仿佛时光从指尖流过,跨越千里的陪伴终会不朽。
  我记得你身着大红圆领袍持剑而立的模样,当得起一句眉目如画,公子无双。很遗憾不能亲眼看见你舞剑,但是听说你因此而在学校里成名,倒也能略微窥得你翩若惊鸿的剪影。素颜的你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仙女,柔情绰态,宁静了时光。我曾一度流连于你笔下的世界,你词笔玲珑,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对审美的追求而细心打磨,能把简单的故事镂空雕刻成高雅的艺术,意境空灵深远,足以令我望尘莫及。从你一笔一划端正有力的书写中,可以看出你的内心有着坚定的力量,也许就是这样的力量支撑着你一次次从困境中站起来,纵然他人谣诼陷害,却依然有着清傲的风骨。也许是前世你绕岛跃动的身影太惊艳,久印我心中几世几年,今生才有幸结得尺素缘。
  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楚山秦山皆白云。:

我的溪客姑娘,夜安。来自你的幸运锦鲤:)
“溪客”是莲花的一种古称,令我忆起“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”的隐者,宛如芙蕖拭净红泪,那风姿绰约与冰肌玉骨便彻底显露出来。
你的笔名里也有一个“隐”字,九隐归尘,透过它能望见你细雪尚飘的内心世界,这亦呈现在你娟秀平实的字里行间。我数了数,我们之间的通信已有近二十封,这实在是需要缘分的。
我曾经结交过很多个笔友,后来都逐渐淡了联系,你应当理解,和观念、爱好大相径庭之人交流是对情商的极大考验。幸甚在虚拟的网络上,我认识了包括你在内的几位知交,从一开始小心翼翼地提及生活中无伤大雅的琐事,到最后笔尖在一方信笺上龙飞凤舞、纵横捭阖,从探讨文学到发泄负能,可谓无话不谈。
我很是钟情你寄来的绘着修竹的雪白信封,与彩墨写下的名家之言,我回赠给你别出心裁的彩绘信封和手工书签。这是独属于我们的默契,我相信经年累月的文字具有抚平躁动的神力,让我们形态万千的灵魂轻盈地越过躯壳的桎梏,在薄纸上执手相牵、紧紧相拥。
你在lofter上说你对古人赋诗作画、饮茶栽花的生活心生向往,我知那是因为你渴求一份清静,我也梦想着在装扮一新的角落经营着自己精致的小日子,然而现实生活给了我们逃避不了的压力,和务必肩负的责任。不妨就在自己笔下的文字里沉浮吧,在诗文中一咏三叹,在故事里哭笑悲欢。这并非躲进故纸堆或是困居于象牙之塔,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审视自身,沉淀心灵中的杂质与瘢痕,并染彩、升华它们。尼采说过:“The most difficult time in life is not that when nobody understands you,but when you don’t know yourself.”
你又是一个那么才华横溢的姑娘,想法独特,情节构造总散发着几分浑然天成的灵气。我是一个中规中矩、碍手碍脚之人,很荣幸能够请你多多指教。
如果我效仿古人隔着千山万水,隔着,敬你一杯佳酿,不妨取了三月天青的烟雨,浸一枝灼灼其华的桃花,予你欢喜。

评论
热度(14)
  1. 九隐&鸢桓楚山秦山皆白云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的锦鲤儿,晨安。 首先向你道个歉,我答应你的事情拖了这么久。实际上这是我第一次用文字去描述一个人...

© 九隐&鸢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