湫鲲/皓木/莫欧
叶蓝/all盟/非良
最近沉迷k和凹凸…

关于

【霄恭霄】暮色(只是个小短文,日常)

夕阳恰到好处地隐在一片云彩之后,滤下金光披在远处山头,亦为山亭勾上金边。青年披着杏衣,在石桌上放下怀里七弦琴,唇边笑意似十里春风。起弦风雅一两声,一曲榣山遗韵自指尖流泻。曲终,才见一袭清冷身影静立一旁,眉间朱砂一点似鲜血欲滴。

“此间夕阳亦是如此美妙。”欧阳少恭望着天边夕阳,几片金云,不由得叹道。

玄霄恰好站在山亭的阴影里,眉目比画胜上几分,只是清冷异常,一时仿佛月的清辉提前降临。他微扬起嘴角,只说:“不如你。”

回想此前种种,为欧阳少恭寻那补全魂魄之法,恍若隔世。此时两人终于能够相守,自是寻一处人烟稀少的山间住下。

欧阳少恭起身牵了玄霄的手,将人拉到夕阳下。阳光勾勒出玄霄明晰的轮廓,蓝白长袍也渡上金色。一时仿佛日月交辉,折射出绚丽的光华。 人间画笔不能绘其之万一。玄霄的手常常是凉的,此时覆上欧阳少恭的体温。两人并肩而立。

晚风起时,树叶飒飒作响。欧阳少恭醉心于美景中,肩上披的外袍险些被风卷落,幸好玄霄及时伸手扶了一扶。只是待欧阳少恭紧了外袍之后,玄霄也没有将手从人身上缩回的意思,远远望去,那是一对完美的恋人。山亭也有稀疏的游人,只是天色渐晚,都回山下的旅店了。几个姑娘刚刚的面庞还绯若霞云,眼波在欧阳少恭和玄霄转了几个来回,一见此时此景,只好依依不舍地下山了。

火红火红的落日已经沉入远山,欧阳少恭抱起琴,打算回他们住的木屋。玄霄凤眸微挑,也不征询恋人的同意,径自抱起人,足尖掠过枝叶,飞回木屋。此时,欧阳少恭的双颊果真未比方才的落日景象逊色几分。

后排@浮生三世皆虚无 0v0

评论
热度(5)

© 九隐&鸢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