湫鲲/皓木/莫欧
叶蓝/all盟/非良
最近沉迷k和凹凸…

关于

【湫鲲/鲲湫】寻。第二章

拆官配,看清cp,不喜勿入。

慢热。也许会虐女主。

文笔渣,ooc,请多指教。

-

   午后,天边云彩颜色柔和,一叶孤舟缓缓驶向远方。
  小船通体纯白,泛着淡淡的黄色,不刺眼又干净的颜色。船夫披着蓑衣戴着斗笠,掩盖了像纸一样单薄的身子,不过木桨在水中一下一下的划动着实有力,已经连续划了两三个时辰,划桨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缓。饶是鲲自诩身强健壮,却也比不上那位船夫。
  “老人家,您不用休息吗?”鲲不禁开口问。
  船夫自是不答。一旁的湫解释道:“他是被注入灵力的纸人,做做体力活还行,若是让他开口,却是难为他了。”
    鲲点点头,算是开了眼界。说起来湫用记忆换来的情报,里头说椿此时在一个叫做归墟的地方。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不普通,果然,一追问才知道,归墟是大海的尽头,是所有事物的终极。听上去挺吓人的,好在椿并不是在那无底的深渊之中,而是在一处仙岛上。
    湫见他出神,便知他在想关于椿的事情。此时湫已经被抹去记忆,只知道鲲是自己阔别多年的老朋友,而椿则是这位朋友的心上人。此时朋友的爱人失踪了,他自然要鼎力相助。于是也跟了来。再者……归墟并不是凡人可以擅闯之地,有自己这一天神相随,事情也许会好办得多。
    出于提醒,湫还是打断了鲲的思绪,道:“归墟仙岛一共九层,面积不小,情报只说在岛上,所以我们靠了岸以后,少不得要赶路。多想无益,保存体力为重。”
   鲲回过神来,笑道:“听你的,如升楼小主人。”
   漫无边际的大海中,一叶孤舟着实渺小。但其实这艘船的船舱里空间充足,备足了食物和淡水,他们至少要航行三天三夜才能到达目的地。
   船舱里铺了柔软干净的毛毯,躺在上面感受着身下沉稳有力的起伏,很容易入眠。鲲本就喜欢大海,像这样躺在船舱里聆听大海的声音更是让他感受到久违的宁静——自从椿失踪,鲲就没有心情出海了。
  至于现在,虽然人还未找到,但总归是有了希望。鲲很愿意相信,有了湫的帮助,一定可以找到她的。侧过头瞅了瞅躺在自己身边的湫,想起那个寒夜趴在他身上安心的感觉……一点都没变呢,你还是这么善良可靠。
  想着想着,温暖的海风吹散了鲲的思绪,呼吸一下一下地变得平缓,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。
  
  鲲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纸人船夫还在不知疲倦地划着船。船舱里点了一盏小灯,冰蓝色的光芒美丽而梦幻。湫递给他一张新鲜出炉的烤饼,用油纸包着。咬一口,外面酥脆里面软糯,看来火候正好。
  “等会儿,这不是纸船吗?你……没把船点着吧。”
  湫摇摇头,伸出一只手,手心立时窜出火苗来:“灵婆不食人间烟火,所以我都是这么做饭的。”很快地将手握成拳,再次摊开手心,火已经熄灭了,洁白的手心上没有一点痕迹。
  “厉害。那船舱里的灯是用什么点的?”鲲已经见识到了这许多神奇的事情,所以对于这个倒是一点都不惊讶了,不过对于这些还是感到好奇。
  “这个啊……是海里的一种鱼,叫飞瑶鱼。他们生来就会发出淡蓝色的光。我把煎饼给了他们一点点,他们就答应借一只给我们做灯。”湫耐心地解释道。
  “这样啊……椿从来没有讲过这些。谢谢你。”
  苍穹如盖,如墨夜幕之中星辰闪烁,璀璨如钻石一般。不一会儿,一轮明月缓缓升起,云层宛如轻纱一般笼罩着月光,柔柔地洒在海面上,粼粼波光安静地与高空中的星辰遥相呼应。
  很久,一声淡淡的“嗯”,顺着海风飘进鲲的耳朵里。
  鲲心想,也许不该过多地提及椿的。
  
  夜渐渐深了。
  “我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,你去睡,我来守夜。两个时辰换一班。”鲲说得很坚决,好让湫没有拒绝的余地。
  湫有些无奈,于是交代了几句就进船舱休息了。那盏飞瑶鱼灯也被交到鲲手中。深知鲲多半不会将自己叫醒换班,所以没有睡得太沉,确保自己能够准时醒来换班。
  两个时辰转眼就到了,鲲还没有进来叫醒自己。湫走出船舱,唤道:“鲲,你快进去睡吧。”
  鲲闻言,有些诧异。不过还未待他将心中疑问问出口,船身传来一阵剧烈摇晃,几乎无法站稳。
  “快趴下!”湫急急喊了一句,“抓住船舷,千万别松手!”
    不用他说,自幼混迹海上的鲲就立刻趴下,身体紧贴着船底,手也用力抓住船舷。
  一个足有三人高的浪头朝这艘小船扑来,耳畔传来海风的咆哮,纸人船夫还愣愣地划着桨,不懂得应对这样的变故。
  湫闭上眼睛,海水的咸腥味正在逼近。为什么会突然遇上这么大的浪?会不会是妖怪袭击?他的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,如果遇上打不过的妖怪,就由自己缠住它,然后让鲲划着小船先逃走吧。
  夜空中的星星悄悄地躲藏到云后,明月也隐去身形,只余模糊的轮廓。
  海水打湿了船板,也打湿了两人身上的衣服和头发。不过他们无心理会这些,借着飞瑶鱼灯那一点幽蓝的光芒,两人都看见了彼此眼中深沉的担忧。
  “我们可能遇上风暴了。”鲲凭着丰富的航海经验说。
  “嗯……有这个可能。”湫没有否认这个猜想,因为天空确实凝聚起很厚的云层,黑压压的一大片,空气也很沉闷,但愿只是风暴吧。记得临行前,灵婆给这纸船刻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法术,自然的风暴应该还是可以抵抗的。
  好在纸人船夫并没有被刚刚的浪给打湿,也许灵婆也预料到了他们会遇上风暴的事情呢。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,恐怕还是要问问湫了。鲲心想。
  湫说:“纸人船夫被预先设定好了路线,会采用最近的路线送我们去归墟。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我们两人合力驾驶这艘船,避开风暴,但会迷航……”
  鲲知道迷航是多么糟糕的事情,既无法抵达目的地,也无法返回出发地,显然这个选择并不妥当。于是追问道:“另一个呢?”
  “灵婆给我们的船加了法术封印,我们赌一把,穿越风暴。”
  鲲陷入了沉思。
  湫也久久沉默。

—tbc—

对各位读者说句对不起……
我没有弃坑,只是卡文了……
嗯对没错,但是卡了半天质量并不好,关于航行也没有考证,如果有不科学的地方,就当作……呃,湫他很厉害,就可以了。吧。
【悄悄爬走

评论
热度(24)

© 九隐&鸢桓 | Powered by LOFTER